ONDAMED (Chinese)

什麼是 ONDAMED?

ONDAMED 是一種使用脈衝電磁場(PEMF) 的治療儀器,採用患者特定頻率的生物反饋來促進細胞的癒合和再生。 ONDAMED 由德國電子工程師Rolfe Binder 在1994 年推出,是傳統型和創新型東西方治療技術(其中包括傳統中醫、阿育吠陀醫學、順勢療法)的完美結合。 4 個ONDAMED 模塊的頻率選擇能夠治療多疼痛疾病,其中包括但不限於:

  • 急性疼痛
  • 慢性疼痛
  • 炎症性疼痛
  • 癌症疼痛
  • 心因性疼痛

ONDAMED 如何運作?

識別

人體擁有放射電磁波的電磁場,這使得ONDAMED 的生物反饋系統能夠指引醫生識別隱藏的生理弱點部位(如炎症、病變組織)。

治療

人體還能感受電磁振動,這使得ONDAMED 能夠在身體的體液、器官、組織和細胞中誘導輕微的脈衝。身體的結締組織可促進電子在這些部位之間的流動,從而使體內的自平衡現象保持平衡。然後,作為靶向療法的ONDAMED 可以通過激活免疫系統、淋巴系統和代謝過程發揮作用。

ONDAMED 設備

模塊

ONDAMED 儀器包含 4 個模塊。

  • 模塊1: 選擇和使用與器官和器官系統有關的2 個特定共振頻率
  • 模塊2: 170 個指示程序,例如骨質疏鬆症、失眠、物理和內部疤痕、激素刺激、情緒創傷、輻射和代謝刺激干擾
  • 模塊3: 200 個與微生物和寄生蟲活動相關的特定頻率,可激活免疫反應
  • 模塊4: 5 個與營養相關的程序,可識別能夠促進細胞吸收的維生素、酶、礦物質和金屬

治療儀

該儀器附上5 個治療儀: 4 個治療儀用於集中場刺激(以解決與疼痛、炎症、感染和疤痕相關的集中區), 1 個治療儀用於寬場應用(以刺激骨骼、關節和淋巴流動)。

為什麼選擇 ONDAMED 治療?

舒適無創

患者可以採用舒適的坐姿或臥姿,讓治療儀作用於目標區域。治療過程不會產生疼痛。

效果出色

ONDAMED 使用的脈衝電磁場(PEMF) 技術是超過25 年對生物物理醫療測試和治療的研究結果。醫學博士Thomas Goodwin 帶領了長達4 年的NASA 的研究,發現PEMF 是癒合和再生的最有效治療方式。尤其需要指出的是,頻率和強度極低且不斷改變的PEMF信號(例如,緊密匹配地球的信號),能產生最佳效果。此外,NASA 研究還證實,這種信號能夠提高細胞壽命、細胞生長、(神經細胞的)細胞電壓和重要基因的上調。

ONDAMED 採用的是PEMF 治療方法,因此在醫學領域被認為是突破性的創新。 ONDAMED 系統在歐洲作為治療方式已有20 年的歷史,被證明具有出色的臨床效果。

過程安全

正如前面所提到的,ONDAMED 儀器能夠提供與地球發出的信號相同的PEMF。 PEMF 的強度極低,範圍從0.1 到32,000 赫茲,並可在細胞中產生電流。但這種電流是安全的,因為它帶來的電流絕不會超過人體自身電氣系統所產生的電流。

使用Ondamed 的一些輕微副作用包括惡臭排泄物,這是由於ONDAMED 的排毒功能。

PEMF 臨床研究

慢性腰部疼痛

J Int. Med Res. 2006 Mar-Apr;34(2):160-7

這項臨床試驗主要研究脈衝電磁場(PEMF) 在治療慢性腰部疼痛的效果。每週進行3 次激活PEMF 治療或安慰劑治療,持續3 週。

結果: PEMF 治療能夠“顯著減少疼痛”且殘病率得到“顯著改善”。

頸椎病

Rheumatol Int. 2006 Feb;26(4):320-4

該研究評估PEMF 治療對頸椎病患者的疼痛、活動範圍(ROM) 和功能狀態的效果。每天兩次對患者進行PEMF 治療,每次30 分鐘,連續3 週。

結果: 頸部疼痛和殘病評分大大下降、ROM 增加,表明PEMF 治療的效果“大有前途”。

纖維肌痛症

Clin J Pain. 2009 Oct;25(8):722-8

測試低頻PEMF 治療對女性纖維肌痛症患者的臨床效果。每天兩次進行30 分鐘的PEMF 治療,持續3 週。

結果: 3 週後,PEMF 組和安慰劑組的患者在視覺模擬評分(VAS) 、貝克抑鬱量表(BDI) 和健康調查短表36 條(SF-36) 方面均有改善。但在纖維肌痛症影響問卷(FIQ) 中,只有PEMF 組的患者表現出改善。在延長9 週之後,與安慰劑組相比,PEMF 組的疼痛程度“顯著改善”。

膝關節鏡手術

Knee Surg Sports Traumatol Arthrosc. 2007 Jul;15(7):830-4

研究PEMF 治療對患者在膝關節鏡手術後恢復情況的效果。患者每天接受6 小時的PEMF 治療,持續90 天。

結果: PEMF 組不僅得到明顯改善,而且需要使用非甾體抗炎藥(NSAID) 來控制疼痛的頻率更低。在3 年的隨訪中發現,PEMF 組中完全恢復的的患者人數高於安慰劑組。

多發性硬化症

Altern Ther Health Med. 2003 Jul-Aug;9(4):38-48

這項研究探討PEMF 對多發性硬化症疲勞、痙攣、膀胱控制和生活質量的影響, 進行了4 週的PEMF 治療。

結果: 使用MS 生命質量(MSQLI) 評估研究事項。儘管在痙攣方面的結果有所不同,但使用PEMF 治療的患者在疲勞和整體生活質量改善方面“明顯更高”。

腰椎融合术

Spine (Phila Pa 1976). 1990 Jul;15(7):709-12

該試驗測試PEMF 對於腰椎融合術的效果。在PEMF 組中,將含有能夠誘導PEMF 的設備的支架作用於患者的腰椎融合術部位,而在安慰劑組中則使用假支架。

結果: PEMF 組的成功率為92%,而安慰劑組的成功率為65%。

Ondamed 研究

JP 是一位59 歲的女性,她在40 歲時進行多發性硬化症的初步測試後,被確診為重症肌無力。

症狀包括:

  • 全身肌肉無力,活動後症狀加重
  • 右側眼瞼下垂
  • 右側臉部下垂
  • 右側缺乏面部表情
  • 手部肌肉無力
  • 白天極度疲勞
  • 夜間睡眠障礙
  • 平衡問題

2010 年1 月18 日在Ultimate Living Medical Clinic 開始接受ONDAMED 治療。在JP 第5 次使用ONDAMED 時,她的睡眠開始有所好轉。到了3 月份,JP 說她能在晚上安靜地睡6 個小時。她的臉部肌緊張狀況也大大改善。

baa

2010 年3 月10 日,JP 接受了160 程序的治療。然後,她如往常一樣得到了一瓶“能量補充”水。但與以前(因手部力量不足)由醫生幫助JP 打開瓶蓋的情況不同,這次的瓶子沒有被打開。讓醫生和JP 感到驚喜的是,JP 設法打開了瓶蓋。她還能夠逐步向前走路了(如同接受醉酒測試一樣),在邁出的幾步之內沒有失去平衡。

2010 年3 月15 日,醫生開始使用不同的程序來治療JP 的MG。 JP 感到精力更好,“不得不避免她活動太多”。在使用該程序進行第6 次治療時,她說自己白天沒有小睡,能像醉酒測試那樣走出7 步而不跌倒或失去平衡,並且還顯得更加開朗。

在第8 次治療時,JP 每晚能夠安靜地睡上6 個小時,而且也不需要白天小睡。她的平衡改善很大,她可以像接受醉酒測試一樣走出20 步而不跌倒,還能夠踮起腳。

2010 年3 月26 日,在第9 次治療中,JP 說她的右手臂和肩膀以及背部感到酸痛。這是由於她在前一天與她孩子玩了“貓捉老鼠”的遊戲。由於她在幾年中從來沒有如此劇烈地活動,她的肌肉因為追逐和投擲動作而感到疼痛。

2010 年3 月29 日,在第10 次治療時,JP 覺得她由於最近活動太多而需要小睡一會兒。她的腿部運動功能也有問題。醫生對她完成了第 1 輪專門治療。

2010 年3 月30 日,在第11 次治療期間,進行了第2 次強度治療,她的治療減少到每天4 個程序: 47、48、160 和170 與47、112、160 和100 隔天輪流進行。 JP 腿部的運動功能得到恢復。

2010 年3 月31 日,在第12 次治療中,JP 說她前一天晚上睡得很好,她丈夫的鼾聲和早上的鬧鐘都沒喚醒她,而這是不常見的情況。

2010 年4 月5 日,在第13 次治療中,JP 說她睡了個好覺,從凌晨1 點一直睡到上午9 點。

2010 年4 月8 日,在第14 次治療中,JP 告訴她醫生,她在前一天晚上有呼吸困難。醫生補充了102 和 113兩個程序。 JP 在治療結束後能夠深呼吸。

2010 年4 月9 日,在第15 次治療中,醫生在JP 的治療中加入113 程序。

2010 年4 月13 日,在JP 的第16 次治療中,JP 完成了MG 治療第2 階段的最後一次治療。 2010 年 4 月 19 日,JP 度假一周。

JP 在內華達州勞克林度假一周。醫生在201 0年5 月3 日接著對她進行治療,JP 說她在度假期間沒有受到MG 症狀的干擾。 JP 說她需要休息2 天,而到了3 天,她顯得很有活力。

JP 在接受2010 年4 月15 日的治療後,於2010 年4 月19 日出去度假。她連續15 天沒有接受任何治療,並說自己並沒有失去先前獲得的效果。她的治療隨後又重新開始,每週3 次,使用47、52、113 和160四種程序。

JP 一直以來患有哮喘和慢性支氣管炎。 6 月初,她的喘息性支氣管炎復發,被醫院的醫生診斷為慢性阻塞性肺病(COPD) 和輕微心臟擴大。此前,JP 被心髒病專家診斷為心律失常。

2010 年6 月8 日,JP 與她的心髒病專家見面,醫生說她的輕微心臟擴大是由於她劇烈咳嗽而引起的。讓心髒病專家感到驚喜的是,JP 的心律失常正在改善,而她需要調整藥物用量。心髒病專家在得知JP 一直使用ONDAMED 治療後,得出的結論是ONDAMED 治療給JP 的病情帶來了幫助。

三十七歲的揚基隊投手Carlos Mirabal 在2005 年被診斷為肩袖撕裂。 Carlos 於2006 年6 月接受了手
術,在康復期間,他在地方隊“熊隊”擔任替補投手。他患有慢性膝蓋和肩部疼痛疾病。持續性疼痛導致他無法達到自己以前在球場上95 英里/小時的速度。 2008 年 9 月,Carlos 退出大聯盟比賽。

2010 年春天,他被轉診至Cowan Wellness Centre 並接受了16 次ONDAMED 治療。 ONDAMED 治療於2010 年6 月28 日在新澤西州里奇伍德的Cowan Wellness Centre開始。 Carlos 每週接受兩次治療,使用所有4 個模塊,並使用了針對肌肉和神經疼痛的程序(82 和84)。

在經過6 次治療後,Carlos 說他的肩膀有了更好的活動範圍(ROM)。這包含臥推方面的進步以及能夠提起更大的重量。訓練後出現的肩膀疼痛和不適感開始消失,而他也可以慢慢增加訓練強度。

Carlos 逐漸的感到膝蓋和肩部沒任何疼痛。 2010 年8 月29 日,他在周末球隊中擔任替補來測試他的關節反應。在比賽過程中,Carlos 打的是一場“無安打比賽”,他沒有感到疼痛或不適。後來,他又打了2 週替補,結果相同。

在此期間,Carlos 為了能夠回到大聯盟球隊而加強了個人訓練。他被邀請在美國亞利桑那州和波多黎各的球場打球,又打了4 場比賽,而且沒有任何不適或疼痛。現在,Carlos 是 ONDAMED 的宣傳者。

AG 是一名長期患有狼瘡病的57 歲女性,同時還患有骨質疏鬆、雷諾綜合徵以及腳趾和腳壞疽等並發症。 AG 已經因壞疽而失去了一個右腳腳趾。

AG 的心髒病專家最初曾打算立即對她進行截肢。但手術進行之前,醫生給了AG 4 週時間來觀察病情的改善。

2011 年3 月11 日,AG 開始通過為期3 個月、每週3 次的ONDAMED 治療計劃來改善腳部血液循環。從2011 年3 月11 日至2011 年5 月5 日期間,AG 在55 天內接受了9 次ONDAMED 治療。